“面对无法改变的父母,你可以选择超越他们”

人不过有时难免会情绪化,面对家人的不支持,甚至批评,难免会难受,毕竟他们是我们人生里面最重要的人。人家说,越是爱,才越在意。听了是不是也很扎心呢?我相信很多人也会面对这样的问题。甚至很好笑的就是,很多人还会用这样的比喻来显得父母多么的倔, 说了一句“我能说服很多客户,但就是无法说通爸妈 ,怎么办?”

 而面对这样的懊恼时,告诉你们我觉得唯一能解决的方案。那就是《面对无法改变的父母,你可以选择超越他们》

你现在最需要的并不是去思考如何面对他们,而是尽快地实现经济独立。你现在面临的痛苦,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你还不得不依赖你的父母,不得不去时时刻刻的面对他们,因为这是你在这个社会活下去的原因。人是很难改变别人的,就像社会的进步一样,最主要的推动力其实是革新的下一代,而不是转变老一代人的观念。人也没有必要必须要做出什么改变去面对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东西,不喜欢就是不喜欢。我希望题主能在大学里去社会真刀真枪地实干一下,去挣出自己人生的第一笔钱,学会站稳,学会踏实。当你体会过烈日下的发传单,看尽白眼的推销,辛苦奔波的家教,你自然就会慢慢地的接受你的父母,也就会终于明白是这艰辛的生活磨去了他们的灵气,砍去了他们的梦想,活着就是这么艰辛。你也更会明白剪掉他们梦想的不仅仅是艰辛的生活,更是他们自己。当你的能力真的超越了他们(而不仅仅是空想的所谓视野),再次面对他们,你将满怀感激和愧疚,想要伸出手,去保护,这也就是真的孝。请记住,永远都是实践出真知。

父母为什么总是要干涉子女的人生?

其中一个答案就是- 因为你没有给他们不干涉你的理由。

如果从小就被父母安排着自己的人生,从来不洗衣服从来不会做饭,出趟远门都得让父母陪着,高中选文理没有自己的主见,报考什么大学什么专业根本搞不清,遇到一点委屈就打电话哭诉,张口就是“爸,给我钱,我要买这个我要买那个”,那么等你毕业了,父母担心你在另一个城市一个人生活,要干涉你的人生选择,就没什么奇怪的了。

当然,我们并不能在这里说风凉话,说如果你一毕业就能年薪几十万,你给足了父母不干涉你的理由,他们自然不会干涉你。我们要承认,这不是你我的生活。我们大部分人拼命努力,才能换来一个普通的大学和一份普通的工作。然而,父母对子女的不干涉,有时并不需要建立在金钱的基础上,而是建立在放心上。

那么,我们该怎么办?

鲁迅告诉我们:“梦是好的,否则,钱是要紧的。”当然,梦是可以谈的。你可以告诉自己的父母,自己在坚持自己的梦想,现在不入体制,不重复老一辈的活法仍然可以过得很精彩,但是你要知道,这一切都要建立在有钱的基础上。跟父母谈理想,他们可能用自己丰富的经历告诉你,你所经历的一切都(too young too simple,但唯有钱是实打实的。经济独立是必要的,但还不够。当你能够不断由月薪几千上升到月薪过万甚至更高,即使父母仍然反对你的选择,你也可以有更强的底气来坚持自己的想法。如果你还在贫穷线上挣扎,那么请不要抱怨父母对你的干涉。

有人又要说了,即使我现在再努力,我还是赶不上老爷子现在的收入水平,只要低于老爷子的水平,他就有理由干涉你。是的,拿你初入社会的收入水平和老爷子几十年之后的收入水平相比,确实不公平。但你可以努力让自己挣得比隔壁小王多,最起码让父母在别人面前有牛可吹。什么?你说你的工资暂时没那么高,也没有时间通过其他途径赚钱,那你的危机感还不是很严重。如果这样,那么请不要抱怨父母对你的干涉。

依附体制确实不是最稳妥最有出息的道路,你也可以跟父母宣称人生的多样性,但请落实到钱上。你要用金钱来证明,在父母的能力伸不到的体制外,在你自己拼搏的战场上,你可以过得比他们好,比他们精彩。你要在他们面前提到钱,提到你为赚钱而付出的努力,以及努力之后得到的回报。这比背诵梦想来得更为有力。

学会尊重父母的人生经验,不要因为他们的落伍思想,不要因为他们干涉你的人生道路,就把他们的人生经验全盘否定。他们努力奋斗几十年的结果不是为了让你再白手起家,他们的人脉和经验,有时候比你奋斗好几年还有用。

如何改变与父母的沟通问题?

a. 沟通前:调整自己对沟通的心态和情绪

在开启和父母的对话前,我们需要先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和情绪。首先,记得要以“成年人对成年人”的方式与父母沟通。如果你依然把自己摆在孩子的位置上,希望他们能给你“优待”(比如“他们必须照顾我的情绪”),他们就依然会以过去的模式对待你。你可以将自己平时与客户、工作伙伴沟通时的态度、语气、技巧运用在和父母的谈话上。让父母意识到你已经和过去不一样,是个有足够力量、需要他们去尊重对待的成年人。

你需要反复用言语及行动向父母表明,你已经是一个成年人,你有能力对自己的生活负责,你需要反复耐心地告诉他们你具体的感受、思考,而不是指望他们一下子就能懂得你。你需要在他们有过激反应时,可以暂停沟通,但在下一次沟通时继续坚定你的想法,同时不是以情绪爆发的方式表达你的坚定。因为每当你被他们的反应触怒,或者放弃,他们都会加重“你还是个孩子”的印象。有时候父母是比陌生人更难说服的,因为对有些人来说,父母是“对自己怀有偏见的陌生人”。

其次,检查和纠正自己的归因模式。你可以对照上面对归因模式的描述,检查自己是不是有类似的归因风格,并且对照现实中的事实证据,来判断自己的归因风格是不是不够准确、有没有可能事情并不像自己想的那样无助?比如,你觉得自己还是没有资本/能力和父母讨价还价而不敢开口,但实际上,你可能已经经济独立、有自己的工作、有朋友或者其他资源可以求助,父母已经不像你小时候那样对你有那么强的控制力。你也可以找朋友或者咨询师陪你做角色扮演,模拟可能在沟通中发生的情境,学习如何应对沟通中的障碍和如何在沟通过程中及时调整。

b. 沟通中:成熟地觉察和回应

沟通并不是全然无法控制的,你没办法控制父母的反应,但是你可以控制自己的想法和心情。在沟通过程中,要表达自己的想法,同时不要强求对方的回应,说了就放下(express and letting go)。平静而清晰地告诉对方你想要什么、你的感受如何。在过程中享受自我表达带来的快乐,而不去期望对方真的会听进去你的话或者作出相应的改变。我们无法控制别人按我们的心意回应,他们的回应也不重要,重要的我们控制自己、成熟地表达了自己真实的想法和心情。

此外,从“情绪导向”变为“目标导向”,学会注重谈话成果,而不是去注重情绪的发泄。在谈话前想清楚,我到底想通过谈话得到什么结果。这个结果必须是清晰、明确、符合实际的。在谈话过程中,要坚持你的谈话主题,避免被父母带离目标。可能在谈话过程中你不得不反复地把对话带回原本的主题。不要把注意力放在试图改善和父母的关系上,否则你可能会失望、变得情绪化,而没有实现自己想要的结果。

c. 沟通结束后,注重自我关怀

结束后,多做积极的自我对话。比如关注这场对话中积极的部分(比如,不论对话有没有达到你想要的结果,对父母开口都证明你很勇敢)。也可以和信任的朋友聊聊这件事,表达自己的情绪、寻求支持。我们理解无助感的形成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因此走出无助感也必然需要时间,不可能一蹴而就。我们鼓励你从小对话开始,逐步获得积极的沟通体验——它们未必是愉快的经历,但能让你一点点体验到自己增长的力量——慢慢地积累自信、直到有一天走出无助。你的爸妈也许没有给过你最好的成长教育,你现在有力量在和他们的相处中,反过来帮助他们的成长。他们也许没有过机会,学习你已经学习到的观点、理论、思想,但帮助他们变成更好的人——相信我——也会让你的幸福感变得更强。

或者,如果他们暂时还没有准备好接受帮助,你至少也可以让他们认识到真正的你是谁,甚至,真正的他们是谁。未来的一切可能,都会从这个“真实”开始出发。

高中時我就開始有這種感覺:父母真是一種很矛盾的生物,至少他們在面對子女的時候常常如此。尤其是华人世界的父母都很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出人頭地,比自己更优秀,比自己更成功。但是當小孩子想要踏上與父母期待不同的道路時,卻又不斷地劝戒于反對。當時我心裡就常常不解,如果我每一步都要順著你認同的道路,最後豈不是只能到达同樣的地方嗎?要我變成一條龍,卻不准我飛;要我飛上枝頭當鳳凰,卻只准我在地上啄米,這实在是太矛盾了呀!

我花了不少時間思考過這問題,得到了解答,爸媽這樣的心態其實源自於父母這個角色的天职,那就是「保護子女」。就生物學的角度而言,兒女可說是父母存活的終極目的,也就是繁衍後代的「成果」。相較於兒女的安全,其他事情都不重要。面對兒女的發展,父母都保持著製藥的理念:先求不傷身體,再講究療效!或許年紀輕輕的你,想的是创业或专职之後,能有如何棒的發展,但這些在父母眼中都還好,他們最關注的是,你選擇了一條他們無法確保你安全的路,這才是父母最敏感的那條神經!父母的決策則是「風险趋避」,他們難以忍受孩子要面對可能的危險和失敗,所以往往極力勸阻。所以成熟的你,不是跟他們互呛,而是针對以上三點,提供必要的「安全感」。

應對一:爸媽怕我不知危險?那就提供風險預估

我們在父母眼中就像那個不知危險的小貝比,父母深怕我們不知道創業有多艱難?會花費多少錢?轉職後會找不到工作?薪水有多難賺?如果我們能事先做些研究,把創業或轉職可能發生的風險(注意,不是好處)自己先講清楚,讓爸媽知道我們並非天真無知,我們很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麼,甚至比父母知道的還多,最好加上一些數字的預估,還有停損點的設定,例如:我最多給自己「一年」的時間創業,若失敗就回來上班;若轉換跑道找不到工作,一年只要「15萬」的生活費我也能過下去之類的評估,一方面讓風險有個明確的範圍,不會那麼恐怖,也讓父母感受到,你很清楚眼前的危機,不是只有他們瞎操心。

應對二:爸媽怕我能力不足?那就展示執行計劃

補救的方式,就是好好擬定一套執行計劃,越清楚越好。想要創業,就說明怎麼找錢?怎麼找伙伴?如何小規模尝試?階段時間表在哪?想要轉職,也要說明你新職位的方向為何?打算如何著手?自己的優勢在哪裡?有沒有可用的人脈?就算爸媽聽不懂你的專業細節,也要不厭其煩地講給他們聽,這點我發現非常有用,父母其實不用真的聽懂,也會覺得感受到你是「玩真的」,而且「長大了」,就算你独自踏向未知,他們也相信你會踏著健的步伐前進。

應對三:爸媽怕我深陷危機?那就說明应变方案

對於人生中的各種冒險,我認為較成熟的心態是說明「就算失敗了,我仍有能力站起來」,而不是一廂情願地強調「這計劃絕不可能會失敗」。與其向父母證明你的決定有多正確,不如說清楚,你已經想好了失敗後的應變方案,不但證明你已有失敗的心理準備,且有能力承擔其冲击!因為你的身體與心理的安危,才是他們最重視的。發現你早已想好了B計劃與撤退計劃(Fallback Plan),他們的忧虑自然會大幅減輕。

其實以上三點,不光是用來說服父母,原本就是成熟的大人應該做的。很多時候看似遭受別人的反對,但問題癥結還是在自己身上。這也就是接下來我想談的,你應該捫心自問,父母的反對真的是你停滯不前的主要原因嗎?還是你把它當作「退回舒適圈」的一個藉口?

做儿女的我们挺犯贱的。 当我们慢慢的长大,学到更多的知识,见过更多的世面后,会慢慢的觉得我们父母的不完美。

对父母一定的理解和宽容。 

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拥有开明,和朋友一样,让你满意的父母。大多数人的都拥有凡一对自以为是平凡的父母,关于这一点我们要给与理解和接受。

接纳父母并不代表要成为和他们一样的人。

你可以选择接受他们的行为或者习惯等等,但是并不需要你也像他们一样,只需要做好自己就行。

作为子女无法选择自己的父母,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。但是我们是独立的个体,我们要为自己的命运负责。在这样一个越来越强调『做自己』的时代,自由主义风行的时代,是我们个体崛起的最好时代。不管是让父母尊重自己的选择,还是让伴侣尊重自己的选择;不管是人生重大选择,还是留短、长发这样的小事。

想要做到不卑不亢的践行『做自己』都需要自己先有明确的目标,明确的人生价值观是一个人最强大的底气。没有强大的底气,连自己都说服不了,又怎么去说服别人,又拿什么去『做自己』。想要说服别人,先要给自己一个无法拒绝的理由。不要抱怨别人不尊重你的选择,时刻记得,行有不得,反求诸己。

《完篇》